請稍候網頁載入中: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

 

 
 

20歲女大學生代孕還債,生龍鳳胎偷留下女兒,8年後招來大禍 觀看人數:48646  

 

靜靜地躺在手術臺上,周夢的心中又是苦澀又是解脫,沒想到自己最後還是走上了這條路,頭頂的燈光讓她一陣暈眩,穿著白大褂的醫生正拿著手中的器械,看她的目光就像是看一個死物。

「準備開始手術。」讓人緊張的話語從醫生口中說出,周夢不由得緊緊抓住了床單。

「導管[插·入],下一步進行精子導入,注意速度」醫生有條不紊的指揮著這場手術。

周夢的意識依然非常清醒,但是身體已經沒有了知覺,一個月前,她一定想不到自己會走上這條路——來做一個代孕媽媽,她要為一個素不相識的男人懷孕生子,而她連對方的姓名都不知道,這太可笑了。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那個男人說,他需要一個男孩,如果這一胎是女嬰,周夢還需要為他再生育一胎。

周夢暗暗想著,這一胎一定要是男孩啊,她沒有這個時間和精力再去生一胎,否則自己的學業恐怕要廢了。

手術很簡單,兩個小時就結束了,護士推著周夢回了病房。

眼淚悄悄地從周夢的眼角滑落,她覺得自己可憐又可悲,此刻很想恨一下某個人,那就是她的繼父。

繼父就是讓周夢走上這條路的罪魁禍首,如果不是他,此刻周夢依然在校園裡,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可是他欠下的巨額賭債毀了這個家庭,也讓周夢一夕之間背負著無法承受的債務壓力,只能靠代孕來還債。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周夢一直想不明白,母親那種氣質和容貌兼具的人,怎麼會選擇和繼父那樣相貌平庸,身無長處還有一身賭癮的人在一起。

若是母親但凡肯爭取一下,以她的容貌找個家境不錯的可靠男人應該是輕而易舉的。

當周夢問母親,為何不離開這個一無是處的男人時。母親總會用一雙悲傷的眼睛靜靜地看著周夢,緩緩的說。

「當年你父親突然慘死,我曾經落難街頭過,若非他當時心地好救我一命,我這條命已經沒了,你繼父本質上不是什麼壞人,只是他不小心染了賭博,這才成了今天這模樣。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其實以前他是個很不錯的男人,善良可靠,也對你和我好,我和他之間,是有感情的,夢兒,我也想過離開他,可是這樣我心裡確實過意不去?」

周夢看著母親軟弱的樣子,哀其不爭怒氣不幸,又狠不下心來說她。而母親的善良最後還是落了個這樣的下場,也害她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那個男人嗜賭成性,為了能夠快活,找高利貸借了一大堆錢,又還不出來,最後拍拍屁股逃亡了,丟下她們兩個弱女子為他還債,那些高利貸的手段層出不窮,每天圍追堵截,動不動就闖到她家肆虐一番,家裡什麼東西都被弄的亂糟糟的,但凡值錢點的東西都被搶走了,而最後他們還放下狠話,說要是還還不上錢,就把兩母女拉去紅燈區。

所以她迫不得已才選擇了「代孕」這條路,這是她能想到的最快賺取大批錢的辦法,母親被高利貸逼得臥病在床,她只能依靠自己。。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半個月後,周夢被一個容貌普通穿著圍裙的中年婦女帶進了一棟豪華的別墅裡,這裡地處郊外,宅地面積龐大,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能住的地方,周夢不禁好奇起來那個男人的身份。

「周小姐,請您先把行李放好,之後先生忙完工作就會過來見你了,您有什麼需要或者有什麼吩咐下來找我就行。」傭人交代完就離開了,態度冰冷又疏離。

周夢歎了一口氣,她的人工受孕失敗了,醫生建議短期內不要再進行這個手術,所以她被接到了這裡。

周夢不知道是她的體質問題,還是命運陰差陽錯,註定讓她這條路走得更加荒唐的路。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合約上曾寫的清清楚楚,不管用任何一種方式,她都必須生下僱主的孩子。人工受孕失敗,她就必須和僱主採取直接【性.行.為】受孕,這樣子她才能履行完合約,拿到救她命的錢。

夜幕降臨,別墅死一般的寂靜。

周夢穿著傭人拿來的薄紗材質的性感睡衣,有些難堪又尷尬,自己就像一隻待宰的羔羊,等著某個人來享用。

臥室裡的燈很暗,昏暗而曖昧。周夢僵硬著身體,躺在床上等待。

門嘎吱一聲開了,他來了。

周夢有點好奇的想看清楚僱主的時候,對方卻轉身迅速把門關上了。屋子裡暗暗的,她只能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在她的床前停下。

周夢只覺得心跳如雷,緊張得呼吸都快停止了,那個男人背著光,她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模樣。

他聲音帶著低沉和一點沙啞問道,?「滿十八歲了麼」

周夢一時沒反應過來。

「滿十八歲可能麼?回答我」男人再次耐心的發問,只是語氣中那種久居上位的威嚴感讓周夢有點害怕。

「滿了,我已經夠20歲了。」周夢謹慎的回答。

「年紀有點小……」

周夢從男人低沉的聲音裡聽出了一點不滿的意味。

擔心他要反悔了,周夢便急忙說道:「您放心,我已經二十了,身體也已經發育的很好了。上次的人工受孕沒能成功是失誤,但是這次一定可以成功的,求求您,給我一個機會……」,周夢緊張地哀求著。

不能被趕走,母親還在醫院等著錢用,那些高利貸也還在步步緊逼,自己必須要抓住這次機會。

「你現在還可以反悔,你再考慮一下。」男人似乎歎息了一聲。

「不,我不會反悔的」周夢幾乎立刻脫口而出,那些兇神惡煞的追債人的面孔彷彿還在眼前,他們就像豺狼一樣,比這個男人還要可怕無數倍,如果還沒有辦法把錢還上,那些人就會把她和母親拉去夜總會賣身的。反正都是賣,賣給一個人總比賣給無數個人好。

房間裡的燈光昏暗的不行,周夢的心彷彿被螞蟻在啃食。這一切實在太過荒唐,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寶貴的第一次會給一個自己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而且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她很害怕,但是她必須去做,所以周夢還是強打起精神,伸手抱住了那個男人。

這個男人的身材還不錯,周夢苦中作樂的想著,第一次給了一個多金身材好聲音也好聽的男人,似乎也不算太虧。

當男人那健壯又沉重的身體壓在周夢纖弱的身軀上的時候,除了感覺有點喘不上氣,周夢心裡還有些不知所措,呃呃……下一步要怎麼做,雖然有跟著大學室友看過碟片裡的魚水之歡,可親身上陣還是第一次。

「你是第一次?」男人的聲音有點驚訝。

「嗯,是的」周夢的聲音像蚊子般小,面色漲得緋紅。

似乎怕男人懷疑她的能力而退貨,周夢下意識的辯解到:「我技術很好的」

男人愣住了一秒,然後低聲笑開了,周夢後知後覺的窘迫的只想找個地鑽進去

當男人終於進入周夢的身體時,她覺得整個身彷彿被撕裂了開來。痛苦之中一滴眼淚從眼眶裡滑落了下來,被輕輕舔掉。

他很霸道,但又有點溫柔,讓周夢開始慢慢的沉浸在這場歡愉中

次日,周夢醒了以後,看著周遭陌生的環境有點回不過神,全身酸疼。

「周小姐,你醒了,要吃早飯麼?」

周夢抬頭看著傭人,輕聲問道:「他呢。。」。

「先生已經走了」傭人回答。

「這是我們先生專門為您買的別墅,您在這裡安心備孕吧,至於您母親,醫藥費先生已經全額墊付,目前已經沒什麼事了,您可以放心住在這裡」傭人快速把重要的事說完了。

「以後您可以稱呼我王媽。我會一直陪伴您直到孩子生下來,從懷孕開始,您的一切生活瑣事全部都由我照料。如果您需要什麼,可以直接和我說,我會出門幫您買的,先生臨走的時候交代,在生產之前希望您不要和外界接觸,以免洩露這裡的資訊。」

王媽轉身出了門,周夢緊緊抱著雙膝,有點茫然,只希望能快點懷上,好擺脫這種日子。

兩個月後,在每夜的不斷努力下,她順利懷孕了。

而那個陌生的男人,知道周夢懷孕後,就再也沒來過了。

周夢跟外界的聯繫全部被他中斷了,大宅裡只剩她和王媽兩個人,日子過得十分無聊,周夢每天便和王媽聊聊天散散步,久而久之王媽對她的態度好轉了不少。

「周小姐,先生知道你懷孕後,已經把你家的高利貸全部還清了。而你母親已經沒事了,先生說你生完孩子後,剩下的錢會全部打到您卡上,您安心養著就行。」看著周夢每天愁眉不展,王媽安慰道。

周夢心下稍安,母親沒事就好,這個世界上,除了母親,她也沒什麼放不下的了

等等,周夢突然想起了李海,那是她的青梅竹馬,一直照顧著她。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擔心著自己,瘋狂的找著自己。

周夢知道李海喜歡自己,但她一直沒有答應他的追求,因為自己家裡的家庭情況實在太過糟糕,周海的家庭條件本來只是一般,她所背負的巨額欠款,一般家庭根本承受不起,和他在一起,只會害了他和他的家庭,但是自己的突然消失,只怕會讓他擔心不已。

「王媽,我可以玩一下電腦嗎?」

周夢自從搬到這棟別墅後,和外界就沒什麼聯繫了,手機也被拿走了,她唯一能接觸的就是王媽。

「周小姐,先生說了不想讓您和外界聯繫的?」

「我只是想聽會音樂,這樣對胎兒也好」周夢說道。

「這……」王媽猶豫著,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王媽,我就聽一會,這裡實在太無聊了…」周夢巴巴的看著王媽,拉著她的手哀求著。

王媽本來就是個嘴硬心軟的性子,看著這個跟自己女兒一般年紀的女孩這樣看著自己,心下一軟,還是點了點頭。

「行吧,但你只能玩半個小時,而且不能讓別人發現,要是先生知道了我會受懲罰的。」

「好的,半小時就行了,謝謝王媽。」

周夢鬆了口氣,對王媽有點歉意,她欺騙了王媽,但是也是情非得已。

周夢一上線就打開電子郵箱,系統提示信箱裡有十幾封未讀的郵件,就像她猜想的那樣,這些郵件都來自於同一個人,那就是李海。

「周夢,你去哪裡了?怎麼我聯繫不上你了……」

「周夢,我去家裡找你,你家怎麼也沒人了?」

「周夢,你理一下我好麼,我很擔心你……」

周夢的眼淚一滴一滴落下,心裡默默地說著:李海,對不起,這輩子我恐怕沒法回應你的心意了,我已經是個骯髒的人了,配不上你。

周夢在這邊哭的淚水連連,她卻不知道一個攝像頭已經把她的行為都拍了下來。

作為一個美人,相信任何男人看到周夢哭泣的樣子,都會忍不住想安慰她的,畢竟她那麼楚楚可憐。可是蘇哲卻只覺得怒火攻心,這個女人,懷著我的孩子,居然還在為別的男人掉眼淚,怕不是想找死。

男人拿起身邊的手機,打開通訊錄,撥響了王媽的電話。

「王媽,為什麼讓她用電腦?我之前不是吩咐過你麼」

男人可怕的聲音傳到了王媽的耳朵裡,王媽急忙分辨道:「先生,對不起。周小姐她說想聽音樂,這樣對胎兒好,我一時大意了……」

「我不希望看到這種事再發生,這是最後一次,還有下一次你也可以收拾東西走了」

男人低沉的聲音並沒有多少起伏,可是王媽還是忍不住流了一身汗。

「我明白了,不會再有下次了。」

「你先別管這邊了,回大宅伺候吧,母親那邊說起你了。」

「好的,先生」王媽拍著胸脯,覺得心中惴惴不安,自家小少爺長大後連自己這個從小看他到大的人都有點怕他。

王媽把自己的行李收拾了一下,然後就去樓上跟周夢告別,「周小姐,先生安排我先回老宅了,那邊對我有別的工作安排,我走了你也要自己照顧好自己。」

「王媽,你為什麼要走?發生什麼事了麼?是我用電腦的事讓你受懲罰了麼?」

「不是的,只是正常的人事調動,我先走了。」王媽也有點心疼周夢,年紀輕輕就要承受這些,而周夢可憐又懂事的模樣,讓人忍不住稀罕她。

周夢看著這偌大的房子裡,只剩下她一個人了,內心越發空落落的。

蘇哲看著周夢在攝像頭裡徘徊的身影,不由得冷哼了一下。

要不是家裡的那些老頭子催著他相親,他也不會想到找代孕這個辦法。只有他有了孩子,才能堵住那些老頭子的嘴,讓自己安心於事業。

「周小姐,你收拾一下東西跟我們走吧,這是先生的命令。」

周夢看著門口,一堆穿著西裝帶墨鏡的保鏢站在那裡,領頭的那個人正在和她說話。

這些人是誰?他們要帶自己去哪裡?

「我們要去哪裡?」周夢疑惑的問。

「先生讓我們來的,你跟我們走就是了,至於去哪裡您問先生吧,我們不能擅自透露」

周夢摸著已經有點鼓起的肚子,已經四個多月了,這裡面正孕育著一個小生命,或許是帶她去做體檢?

周夢茫然的跟著一群人走,上了小汽車,到了機場後又搭乘飛機,雖然跟著走了這麼久,但是自己連要去哪裡都不知道,如同一個提線木偶一樣,望著窗外蔚藍的天空和白色的雲朵,周夢一陣恍惚。

看著窗外,不知不覺中周夢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自從懷孕後,她就開始變得無比嗜睡,白天黑夜都困,每天總覺得睡不夠。夢裡,她看到了李海笑著在喊她,她跑了過去,但是李海的身影卻漸行漸遠,怎麼也追不上。

等到周夢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發現自己已經在一個白色的房間裡,這裡似乎有點像病房。

「女士,你好。」,聽到聲音,周夢轉身,看到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朝著這邊走來。

「你好,請問這裡是哪裡,我為什麼會在這兒?」

「我叫趙恆,是一名私人婦產醫生。這裡是美國紐約的一家私人醫院,我們將會負責你生產的全部事宜。」醫生帶著友好的微笑跟周夢解釋著。

「這裡是美國?」周夢驚呼出生。我的天,她怎麼一眨眼就到了美國,僱主這是想把她扔到異國他鄉麼。

「是的。」

周夢緩了緩情緒,對著趙恆笑道,「你好,我叫周夢,以後就麻煩你了。」

周夢客套和醫生說這話,對於眼前的人她不敢再多問。她害怕醫生再像王媽一樣消失在她身邊,她已經不想再換環境了。

五個月後,時光如水,周夢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來,這天晚上她被腹部的一陣陣抽動痛醒了。

「趙恆,我好疼啊,趙恆。」疼得滿頭是汗,周夢用盡力氣拉響了床頭的鈴。

趙恆飛快打開了房門走進來,急忙問道「周夢,你怎麼了?」

「趙恆,我肚子好疼,我好像要生了。」周夢疼得直打顫。

「離估計的生產期不是還有半個月嗎?為什麼突然就提前了,我現在馬上聯繫院方安排手術,你忍著啊。」趙恆比周夢還緊張,這幾個月的朝夕相處,他明白了這個女孩的難處,把她當妹妹一樣照顧。

「趙恆,你幫幫我好不好,我感覺我撐不住了,求求你幫我接生。」周夢手緊緊地握著周恆的手不鬆開,淚水流了下來。

她感到害怕極了,身體又是痛苦又是酸脹,感覺肚子難受的彷彿有刀在攪。

「周夢,你先吸氣,把身體放輕鬆。」

周夢精緻的臉蛋上佈滿了汗水,疼的不停地叫喚,聲音都沙啞了,她沒有想到生一個孩子,居然能夠這麼疼,這種痛苦幾乎超出了人類能承受的極限,難怪說生孩子是女人的一道生死關。

「哇哇……」嬰兒的哭聲響起了,孩子終於生了下來。

「恭喜你,周夢,你生了一個男孩,來,你看看」趙恆抱著孩子,伸到周夢旁邊讓她看。

看著孩子紅彤彤皺巴巴的樣子,周夢的心都軟了,這是她的孩子,她懷胎十月生出來的孩子,已經和她血脈連起來的孩子,可是她只能把孩子給別人,此生可能都見不到了,一想到這個,就覺得心如刀絞。

「醫生,把孩子交給我們吧,我們需要帶走。」

周夢抬頭看到好幾個保鏢沖到病房裡,就這樣把孩子帶走了。

「孩子,孩子,不要啊,不要把我的孩子帶走,別帶走他。」周夢拚命的叫喊著,此刻的她無比後悔自己為什麼要選擇代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孩子被抱走,雖然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局,可是到了此刻還是好痛。

「趙恆,我肚子又痛了起來了」肚子再次抽痛起來,周夢無力的捂住自己的腹部。

「周夢,別放棄,先忍一忍,你還需要再堅持一會。」經過一個小時的奮戰,當另外一個孩子終於生出來了,周夢已經快要虛脫了。

15213758082690.jpeg

 

 

 

轉發 分享 是一種境界

文章尾

熱門推薦

熱門推薦


01廣告刊版插入



這裡滾動定格

關於 EZ生活


EZ生活 一個創新多用戶部落格平台。網友可以在這裡免費創建自己的部落格頻道!分享學習的經驗。

華人最大的內容分享平臺!

重要聲明:ezp9.com分享生活網,本站所有文章由會員即時發表,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所有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ezp9張貼的文章。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如有不適當或對於文章出處有疑慮,請聯絡我們告知,我們將在最短時間內進行撤除。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使用注意事項使用規則Facebook隱私權條款隱私條款侵權舉報著作權保護聯絡我們廣告合作